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法院文化 法官风采

不是在办案就是在办案路上,连南法院执行局干警格外忙

三名执行干警组成一个小组,为了7万多元执行款,先后三次赶赴深圳;执行干警,不是在整理案卷,就是在走访清远市范围内的当事人、查控被执行人财产等;哪怕是一个内勤人员,也在整天忙碌着标的款的相关工作……


去年下半年至今,连南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下称连南法院)执行局全体13名干警,无论是出差,还是在法院本部,甚至在办公室做内勤,每一个人都格外忙。因为今年,是落实最高院提出的“用两到三年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决策部署的攻坚年、决胜年,一定要实现目标任务。


6月27日,清远日报记者从早上8点半到晚上10点,走访了连南法院,通过干警办案间隙这样的“见缝插针”机会,分别选取了一个出差干警、办案干警和内勤进行沟通交流,或许可以从侧面映证这个群体的“格外忙”。


X



(由于一起执行案例快速执行到位,申请执行人向连南法院送来锦旗表示感谢。)






出差:时常“被折腾”,但从不放弃

见到执行局干警陈沛哲是上午10点半,他周二晚上刚从外地办案出差回来,周三上午,他刚办案回来就被记者“堵”在了办公室内。26岁的他,看上去略显疲惫。他说,去年至今,他只在春节回了一趟河南老家,“执行工作非常忙,工作之外的事情无暇顾及”。


陈沛哲说,他经常出差,他和法院主管执行工作的副院长房志荣等3人组成一个小组。出差办案,由于地域限制,经常会碰“钉子”,甚至“被折腾”。


深圳人李某在连南开农庄,经营不善“跑路”,欠下工人工资及经济补偿金共计7万多元,经劳动裁决后,被拖欠工资的工人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陈沛哲等人查询到李某信息后,划扣了李某名下存款几千元,李某名下除有一辆小车外,其他再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李某也不在连南。


今年4月下旬,陈沛哲小组3人第一次赶赴深圳寻找李某,结果在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联通”)当地的分公司查询李某名下手机号码时被对方刁难。“我们在深圳时查询,其他电话通信部门都顺利。”陈沛哲说,去了中国联通那里,工作人员却要他们拿到当地辖区法院盖有公章的协助查询函才能查询,其理由是“公司有规定”。


无奈之下,陈沛哲等人只好到当地法院寻求协助,结果当地法院表示,该法院并未和对方有任何约定,所谓的公司规定是内部规定,没有任何法律效力。再次返回中国联通当地的分公司,陈沛哲等干警与工作人员沟通,并打开执法记录仪,将其沟通过程取证,向他们再次阐明相关法律规定。


直到这时,对方工作人员才打“请示电话”,打了一个小时,对方工作人员称,规定是老规定,新规定不用开证明,她“不清楚情况”,最终配合查询到李某名字4个电话号码。


陈沛哲说,当天上午8点半就去了,为了查询李某电话号码,一直折腾到下午快2点多才吃午饭,原本的工作计划被打乱。这样类似的情况,陈沛哲遇到的不是一次,他说一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去年以来,特别是今年,几乎每周都要出差。”陈沛哲说,加班已经常态化,执行局包括他在内,出差的脚步遍布湖南、广西、河南、四川省等,广东省内所有的地级市几乎都到过,“在办理执行案件当中,被刁难一点也不奇怪,还遇到过言语侮辱、人身威胁等现象,不过令人感到安慰的是,案件处理完申请执行人经常向我们表达感谢之情”。


在家:办案脚步踏遍全县71个村(居)

当天上午8点半,原本打算采访连南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黄保长,但在他的办公室,他的忙碌导致我们的交流只能延迟。


8点40分,黄保长匆匆忙忙拿着一起执行案件的材料,到另外一个干警办公室,协调案件办理事宜;9点零5分,县电视台来了一名负责人,和他商讨发布“关于督促被执行人尽快履行法律规定义务”的相关公告事宜;9点50分,他聊完公告事宜,就接到一个办案电话,又急匆匆出门去一家金融机构查控一名被执行人的存款情况。


等到10点半也没有等到黄保长回法院,下午他更忙。直到当晚8点半,广场舞的音乐已经响起,记者来到连南法院,才“强迫”加班的黄保长接受了采访。


此时,他正在翻看最近急需办理的执行案件资料。


黄保长说,在执行局没有领导,都在一线办案,“执行是体现司法公平公正的最后一公里,如果执行不到位,前面的很多努力就会白费”。今年32岁,作为清远8个县市区基层法院中最年轻的执行局局长,他深感担子很重。“我不是清远人,还没结婚,晚上加班几乎没有断过”。


连南法院执行局共计13名干警,平常除了指挥平台留守一名值班人员,办公室留守一名内勤人员、一名值班干警,剩余10人要么在一线办案,要么在办案的路上。“执行工作需要主动,说句通俗的话,执行就是从被执行人兜里掏钱。”黄保长说,主动出击都不一定能执行到位,不主动更不会有成效。


执行案件涉及民事、刑事案件,行政非诉案件、民事非诉案件几个范畴。黄保长说,执行案件涉及的当事人在清远范围的比例还是比较大的,“出差办案的干警非常辛苦,在家办案的干警同样也面对诸多不易,执行干警走遍了连南县所有的行政村居委会,共计71个”。


执行案件不仅有这几年的,还有一些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的积案,处理起来压力很大,曾经办理这些旧执行案件的法官有的已经退休,有的调离了连南县,就单单弄清当时的情况,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黄保长说,随着时间流逝,执行工作力度将进一步加大,“今年上半年以来,我们已经拘留了10名拒不履行生效裁判文书法律义务的被执行人”。


晚上10点,当记者离开黄保长办公室,他还在加班。


内勤:做好“管家”,解决一线干警后顾之忧

房小兰是执行局唯一的一名女性,连南本地人,小孩一岁多。内勤工作主要是做好执行的财务工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涉及标的款专用账户的管理;同时,做好案件执行流程系统中案件的接收和分发,以及接待申请执行人、回复申请执行的咨询等。


“今年执行局工作特忙,我基本上是早上走的时候,孩子还没睡醒,如果晚上加班回去,孩子已经睡着了。”房小兰说,爱人在连州上班,孩子是自己的母亲在带。


执行局的财务工作非常细,专用账户上的钱一分都不能出现差错,房小兰说,因为这些钱都是标的款,相对于工作经费,要求更加严格,要核对每一份退款资料,及时平账。


执行标的款有多复杂,房小兰举了一个例子,今年以来,执行局划扣的被执行的人款项最小的一笔只有两分钱,最大的一笔1500万元(以物抵债),执行干警只要在金融机构查到被执行人名下有存款,哪怕是一分钱都要划扣冻结,最终这笔钱汇到执行局专用账户上。


“依法划扣的被执行人的存款,几块钱、几十块钱、几百块钱的,非常正常。”房小兰说,钱的数目无论大小,都要有明细,执行局专用账户的上的余额随时都会发生变化,有时额度特别大,有时又很小,要时刻关注发现,“不细心肯定不行,还要及时处理”。


以两分钱划扣标的款为例,退款给申请执行人,一样要走合法程序。房小兰说,只有做了这个工作才知道中间的繁琐复杂,“退款后,还要及时做好台账工作”。


“作为内勤人员,我要做好分内工作,为一线办案人员争取更多的办案时间。”房小兰认为,她的工作就是执行工作中的基础保障工作,“我要尽我所能,解决办案人员的后顾之忧”。


但房小兰在执行局的工作氛围却很好。她说,作为执行局唯一的女性,其他的男干警对她都很好,有时候男干警稍有空闲,会帮她做一点她自己忙不过来的事情,“很感谢这个集体,我们很忙,但很团结,忙出了成效”。


上一篇: 农村建房产纠纷,多元调解来“帮忙”
下一篇: 执行路上遇车祸,清城区法院执行干警出手相助

版权所有: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 Copyright @2006-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180202000239号

ICP备案号:粤ICP备12042224号-1经营许可证证书